© 2016 Hong Kong Whole Person Development Training Centre by FMCHK

wpdtc@fmchk.org   |   Rm1901, 19/F, HKFYG Building, 21 Pak Fuk Road, North Point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苦心陶藝師 陳明君把生命獻給紫砂壺

April 19, 2017

為何工作室不安裝冷氣和暖氣?「我們有一句簡單的話,人舒服了,壺就不舒服。」

 

為何不讓紫砂壺進入拍賣市場?「我的作品不需要人為炒作,價格被炒高,原來的壺友就沒機會再玩了。」

 

為何今天仍然堅持不收徒弟?「光是靠收徒的學費,足夠我一輩子不幹活了,那還有動力繼續做壺嗎?」

 

回答以上問題的人叫陳明君,來自盛產紫砂陶器的宜興丁蜀鎮,自嘲早已被判「無期徒刑」,甘願把生命奉獻給紫砂壺,但願雁過留聲,人過留名。

 

紫砂壺相傳起源自宋代,盛於明朝,江蘇宜興的紫砂藝術是茶文化的代表之一。丁蜀鎮(又稱丁山)是宜興市四大鎮,人口約22萬,正是其中一個紫砂勝地,而1971年出生的紫砂茶壺工匠陳明君,就是來自丁蜀鎮的陶藝世家,工作時不苟言笑,正氣凜然,但只要放下泥料,即判若兩人,心直口快,無所不談。

 

「爺爺在丁山是一個有名的師傅,燒窰技術一流,當時生產傳統,必須看火,沒有其他器材輔助,但他只是靠一雙金睛火眼,對溫度的判斷獨到,比起溫度計還準,這種看家本領令他得到老闆青睞。」上世紀七十年代,中國仍未改革開放,工匠比今日過得苦,手停口停。

 

「我們工匠的雙手是不能停下來,先要把壺賣掉,才有錢買材料再造新的壺,為了節省時間,爺爺有時會叫我替他燒窰,自己在街上賣壺。」

 

陳明君因為爺爺而對紫砂壺感興趣,但基本功卻是無師自通,自學成才。「說出來別人未必相信,我只是看別人做3個下午,便掌控到基本技術,不是吹牛,如果你問我有沒有啟蒙老師,嚴格來說真的沒有,可能是與生俱來的天賦,再說,我的人生最重要的老師是書籍,我喜歡看書。」

 

自嘲壺比人漂亮

 

三代人唯獨陳明君父親對紫砂不感興趣,長大後做了工廠工人,但命運很玄妙,如果父親也是紫砂工匠的話,恐怕陳明君今日便無法採用已停產的珍貴泥料造壺。「因為爺爺當時薄有名氣,爸爸成長時家境比同齡人好,壓根兒沒想過入行,最糟糕的是,他嗜好杯中物,到了今天仍會問我拿壺去換酒,一個壺只夠他喝幾天,喝得多兇,可想而知,哈哈!如果他也造壺,那些料必定被糟蹋。」

 

陳明君從事紫砂壺藝長達25年,堅持只用原砂泥料,過程100%親手製作,作品正在香港中文大學善衡書院陳震夏館地下展覽廳展出(即日起至6月2日),是善衡書院成立10周年紀念活動之一。

 

時至今日,他一家三口都是紫砂工匠,他笑一笑說:「我一生離不開紫砂壺,我跟夫人的相識都是因為它。」

 

有道行的人才懂得自嘲,也許連他自己也懵然不知,擁有冷面笑匠的特質。「她是喜歡我的才華吧!我長得醜,但我做的壺比我漂亮,而且我的技術比她好,靈感比她豐富,所以她就喜歡我,唯一肯定的是,她不是喜歡我的樣子和財富。」

 

陳明君在1994年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一年後成家立室,他淺笑補充道:「我倆的故事簡簡單單,不像電影那樣轟轟烈烈、驚天動地。」

 

有人說,一個男人常常在別人面前提到老婆,對老婆「衰極有限」,陳明君就在訪問期間多次提到「夫人」,包括她是代表作的靈感之源。「《大玉美人》容量較大,意念是想造一個豐姿綽約的美人,我想把美人的形象定格下來,凝住那一刻的美態,花了15日製作,差不多是所有作品中時間最長的。」

 

「《小玉美人》的理念是塑造清新少女、鄰家女孩的感覺,這件作品其實是想送給夫人,因為有年我忘記她的生日,之後有感而發,希望把女生的美好年華留下來。」

 

陳明君平日工作12小時,幾乎長年處於封閉的工作環境,簡直是別人眼中的超級工作狂。「每天都是吃、睡、造壺,靈感澎湃的時候會做到凌晨時份……我住11樓,平日連電梯都不搭,一個月最多到鎮上走兩遍,別人說我被判無期徒刑,但我早已習慣了這種生活!」兒子學師3年,已決定大學畢業後,以紫砂工匠作為終身職業。

 

「說真的,我們很多年沒有一家人出去玩,我對夫人是有點愧疚,可是,如果你玩得不開心,又總是露出一副悶悶不樂的表情,情緒也影響到身邊人,那何必呢?那不如不去,我沒有什麼愛好,朋友很少,不打牌,不唱歌,連智能電話都不會用。」你可能覺得他是原始人,但他深信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家境到了我這一代已很窮,我和夫人結婚時,只是租了一個200呎的小房間,但反而覺得現代人生活是幸福了,卻不容易出產人才。」今時今日,他已熬出頭來,但依然堅持兩個「不」的原則:不收徒和不拍賣。「光是收徒弟的收入,足夠我不用再幹活,那我還有動力繼續造壺嗎?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如果有天我收徒弟,我一定把他當作自己的兒子看待。」

 

「至於拍賣的事情,無疑這是一種藝術流向的方式,但拍賣的事情說白了……我意思,你懂的,我不需要人為炒作。再說,我的作品主要是在真正熱愛紫砂壺的愛好者之間流通,如果價格被炒高了,原來這些壺友就沒得再玩了。」他自言尚未達到無欲無求的境界,尚要為養妻活兒努力過好每一天,但宗旨是只造作品,不造產品。「別人每年可以做300多個,但每年我大概做不了50個,哈哈!」

 

15年灰暗生活

 

陳明君一再強調,人生在世,非為己生。「今天我在當地的生活還算是可以,但依然每日幹活,所謂雁過留聲,人過留名,每個人在世界上走一趟,總想留下一點什麼,留些精緻的紫砂壺是我的願望,不是為了我兒子,而是留給懂得欣賞它們的人,就這麼簡單。」他三言兩語,道出了深刻的哲理。

 

為了藝術可以去到幾盡?他的工作室沒有冷氣和暖氣,夏天來臨,滿地汗水;冬天季節,皮膚龜裂,目的只有一個,造出最完美的紫砂壺。「人舒服了,壺就不舒服,我是苦心人,自己苦自己。」他苦笑道。「靈感要來時,我未必會按照別人的要求去做,而是隨心而發,只做內心想做的東西。」

 

訪問尾聲,我們談到人生的高低跌宕,陳明君百般滋味在心頭,一時感觸流下男兒淚。「你說到我的痛處……還是喝點水吧!」他脫下眼鏡,心情久久未能平服,再喝一口水,低頭沉思2秒,正準備開口之際,坐在旁邊的陳夫人就淚如雨下,箭步離開訪問現場,似乎不忍再聽不堪回首的傷心事。

 

「剛剛出來製壺時,一個壺只賣到20元人民幣,當時沒有房子,兒子又已出生,惟有兩公婆一條心去拚,兩個人每天車輪轉去做,你休息時,就是我工作的開始……」他還是忍不住內心的起伏,再一次脫掉眼鏡,拭拭眼睛。「當時夫人唯一心願是,銀行戶口能夠存到1萬元人民幣,你說是多卑微的願望?」

 

「25年生涯的頭15年,我們都是過着灰暗的生活,箇中辛酸不足為外人道,到了這10年才慢慢好起來,即使日子過去了,但我們永遠沒法磨掉曾經經歷過的苦澀痕跡。」磨難使人變得堅強,是金子總會發光,他的臉上重新綻放出笑容。「我之所以什麼都做得出來,一句話,生活所逼,以前老闆說方壺不招人,只招人做光壺,就算不懂也要說懂。」

 

他此番第一次來港,第一次坐飛機,第一次在大學分享,全因被紫砂壺改變了命運。「雖然我試過忘了夫人的生日,但平日我是一個細心的人,今次出門收拾行李,全都是我一個人包辦,怎料出門遠行比在家幹活更累,哈哈!」此累不同彼累,相信回家沉澱過後,他會由心笑出來,深感再累都值得。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Archive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